空留余然

笔力不足充值中_(:з」∠)_

〔K|尊多〕石盘的世界

*草薙出云视角

*赤组大三角为主,隐尊多

*砂糖向(?),一切幕后真凶是石盘!

*多多良,生日快乐~\(≧▽≦)/~啦啦啦


草薙出云昏昏晕晕地从梦中醒来。

头好痛……草薙揉了揉额头,朦忪着睁开眼睛,入眼是熟悉的事物——被擦拭地干净光亮地柜台,后面摆放着自己花了大力气才能弄到的红酒,最边上的那瓶是96年的拉菲红酒……

什么嘛,不就是自家的HOMRA……草薙起身,约莫着是昨天整理刚入手的红酒整理到太晚才累得在沙发上睡着。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皱着眉点燃了一根烟。

可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HOMRA不是已经——

“草薙哥~”明快欢乐的语调打断了草薙的思绪。亚麻色的青年穿着与平时无异的白衬衫,蹦蹦跳跳的来到沙发前,伸出食指在草薙面前晃了晃。

“……十、束……”草薙的声音干涩而又沙哑,他紧盯着眼前的青年,仿佛是看到什么自己想象多次却明知不可能的场景一般,艰难诧异地唤出青年的名字。

“是我啊。”十束疑惑的歪了歪头,转而又露出有点小狡黠的笑容“草薙哥你占了我的地盘睡……哼哼哼”猛地抽掉还没晃过神的草薙手上的烟“香烟没收~☆”

“你这小子。”草薙反应过来,抛开心中的违和感,伸手给了十束一个烧栗“胆子挺大的嘛。话说这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地盘了,啊?”

“QAQ草薙哥”十束皱着小脸“今天不是我生日我做主吗……”

草薙这才想起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正是眼前青年的生日……话说认识一个生日是情人节的家伙……唉

草薙一边为自己的情路哀叹,一边宠溺地揉乱一脸“不高兴”十束的头发“好,你做主。”

十束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刚才还一脸委屈的样子现在马上亮着星星眼——草薙知道八成自己又被“骗”了——“呐呐,今天我们去压马路吧!没有目的地,走到哪算哪~”

“情人节去压马路……”草薙不禁黑线,突然想起中学时期三人压马路引发的囧事……抬眼对上十束难得兴奋的眼睛,心里默默地为自己被这两人吃定了点根蜡烛,勾起嘴角点头。

不过这倒也是十束会做的事情。漫无目的,自由不拘。他一直觉得十束如果没有遇到HOMRA一定会是一个旅行者,潇洒走过世界、洒脱一生。

真不知道是福是祸……草薙看着十束跃跃欲试地对自己说“那我去叫KING起床☆”然后转身上楼,心里感慨。

闲得无聊,草薙环望一下似乎有点变化的HOMRA。顺手掏出口袋中的一盒香烟,拿起一支刚要点上——

【“香烟没收~☆”】

“呵”草薙轻笑一声,丢掉那些莫须有的情绪,收回打火机,将香烟放在HOMRA的柜台上,扬声向出现在楼梯拐角的两人喊道:

“你们两个,还不快点!”

东京的情人节气氛很浓厚,到处是装饰的粉红彩带和红玫瑰。情侣一对一对亲昵地走在街道上,脸上都带着喜悦和幸福。

“……所以说这种日子我们为什么要来压马路啊。”草薙骑着许久未骑得单车,捂面。

“草薙哥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十束微笑的说道。

“这哪里有趣了?!”草薙看着路人对他们三人行表示的惊讶了解(话说你们脑补了什么!),咆哮道。

“——对吧,KING?”十束笑眯眯。

“啊。”周防一手拿着水果牛奶,迟钝地应着。

草薙止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咆哮,一脸“我就知道”无力地揉额“我说你们——”

“草薙哥你看那不是我们以前经常去吃的超—美味寿司吗?”说着不顾草薙伸出的手骑着单车冲了过去“我去买来~草薙哥和KING等一下!”

“……”草薙保持着手指向前的姿势,看着行动力爆表的十束远去的背影。

“真是……”草薙有点哭笑不得“既然是生日就让我去不就得了,还说什么‘我做主‘”

“那家伙就是这样。”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贯的懒散。草薙讶异地转头看身旁一脚立地喝着牛奶的周防“说什么‘生日就是要大家一起开心’的话,其实不过就是一个怕寂寞的小孩。”

“尊”草薙愕然看向王者“你这也说的太犀利了吧”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还有嘴炮技能。

周防对草薙的表情没有发表意见,吸了下干瘪的牛奶盒,捏着丢尽了垃圾箱。“生日也好追随也罢,在他眼里只有我们才是真实抓得住的。那家伙,就是一个贪恋着温暖幸福却又傻傻地容易满足的笨蛋。”

“说什么‘我很幸福’,那就留在我身边永远幸福下去啊。”

“……”

“怎么了,出云。”

“不、没什么。”草薙木然地动着僵硬的身体,对疑惑的周防回到。

尊你什么时候告白技能刷的满点的那啥真该叫伏见来学习学习不对告白的对象没在面前你告白个啥啊!

草薙出云内心“OTZ”地咆哮,然而看着十束欢喜得拎着大袋寿司回来,笑着递给周防最爱的水果握卷,却是缓缓柔和了眼角。

这样也好。

心中从一开始就沉甸在深处的悲痛和哀伤似乎消去,颤抖着汹涌的欣慰几近染红了眼角。

只要你们幸福——

“草薙哥~这是超级无敌的十全寿司哦☆”十束带点小得意的笑容出现在眼前。

一切都不算什么。

“已经快黄昏了啊。”十束累得瘫在单车上“吃饱喝足玩个痛快~~”

草薙无奈地看着“运动量太大PH已归0”的亚麻色青年“明明体力不好还闹得这么疯。”

“可是很有意义不是吗?”十束端正了姿势,小调皮地数着指头“和草薙哥、KING一起重回学校,重温了班级生活,在以往聚餐的地点再次聚餐,重玩了单车试胆和踢罐子游戏,虽然KING一如既往的——QAQ很痛啊又敲头”十束夸张地哀叫,看着两人温和的表情“还去爬山逛庙会打游戏吃蛋糕……现在又来到了和安娜酱一起来的游乐园……”

“这样不是很美好吗?”十束绽开温暖人心的笑容“和草薙哥,和KING,和大家有过这么多回忆的地方。再怎么玩也不满足呢。”声音到了末端,带了点哽咽。

草薙转过身,游乐园的大门立在身后,却反常的在情人节没有任何人在。他看着十束红了的眼眶和周防沉默的吸烟,叹了一口气。

“呐”十束咬着下唇“草薙哥早就发现了吧。”

“……”草薙突然迫切地想要一根烟,一点都不想听十束的下一句话。

十束却是硬着嗓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里,不是真实的世界。”

草薙呼出一口气,看着像是做错了什么似的十束和周防,心里一沉。

这很显然不是吗。自己早就将HOMRA解散,将安娜托付给镰本,关闭了酒吧来到了法国调换心情。现在应该是在通往的航班上吧……

是奇遇吗?想到昨天一反常态地缠着自己的安娜口中所说的“石盘”,也有了一丝了悟。

草薙抬起头,无奈的看着用手捂住脸也阻止不了眼泪的十束,向前几步,伸手抹去十束的眼泪,“身为寿星怎么能流泪呢。”他轻声说着,感觉到怀里的十束更加抱紧了自己。周防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手搭在草薙肩上,将两人怀住。

草薙笑了,即使他的身体在拥抱时便止不住的颤抖“啊啊,虽然不知道是梦还是什么的……”颤抖的声线逐渐装为平缓。

“能够再次看到你们,我很高兴。”

“草薙哥——”

“出云。”

“听我说。尊你也是。”草薙微笑着看着这两个在他生命中占了极大位置的人,手像以往一样揉弄着十束的头发。“我从来都不后悔遇到你们,无论是喜悦、”草薙想起以往两人弄坏HOMRA柜台时自己的暴走和两人乖乖的低头认罪“还是悲伤”十二月那一生中最不想回忆的两天“对于我来说都是最珍贵之物。”

草薙退了出来,将三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看到你们这样,我也放心了。”

“记住。”草薙用眼睛牢牢的记下眼前两人的面容,“HOMRA与你们同在。”

“最后差点忘了说,”草薙像以往的二月十四日那样笑着,带着释然和祝福。

“多多良,生日快乐!”

消散的身体变成了光点,散落在空中,却带着最温暖的幸福。

“草薙哥,再见。”

总有一天,会再相逢。

那赤红的大三角,永不褪色。

FIN.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