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留余然

笔力不足充值中_(:з」∠)_

〔十束多多良中心|尊多〕触摸

*多多良灵魂设定

* 砂糖(?)有,刀子也有,终成眷属向

*尊多一生推,不可拆


十束多多良最喜欢的时刻便是自己的手握成拳,轻轻碰撞在KING展开的掌心上——啪的一声,仿佛是家臣与KING心照不宣的约定。

——题记

人死后有灵魂吗?那减少的21克究竟是水的重量还是灵魂的承重呢?十束多多良在看到时不禁说与KING和草薙哥听,还嘻嘻哈哈的说道如果真有阴阳眼的话就好了,结果在草薙哥无奈的目光下被王者赏了一个烧栗。

是的,十束是不信的。即使有过期望,但在他看来,所谓的幽灵不过是承受生者记忆的臆想,虚妄飘渺无谓存在与否。

然而……现在呢?

十束飘浮在海的上空,身体仿佛还记得被枪击的疼痛,胸口溢开的血液弥漫在白衬衫上停滞不前,好似时光已然停止。他却不管这些,目光呆呆地看着海岸边被那迫人心魂的赤色火焰所围绕着的白色木棺……以及,那里面闭上眼睛苍白无力的……“十束多多良”。

哽咽声渐渐响起,十束有如被惊醒一般,看向岸边的人们。熟悉的氛围不再,人群似乎被一种浓厚的悲戚所笼罩。站在最前面的是他最为熟悉的人——吸着烟的KING目光沉默地看着前方的火焰,草薙哥站立在其后,墨镜也掩盖不去红肿的眼眶,右手紧握拳头,而左手,牵着木偶般的安娜,少女茫然的眼神直视前方,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十束不禁向前一步,想要去触摸大家,却是怎样都无法前行。

对了,我已经死了呀。

像做梦一样看着眼前的景象,呆滞的记忆开始慢慢重启。

那么,现在的我是……幽灵?

啊拉,这个世界原来真的有灵魂的存在啊。十束勉强的牵起嘴角。大家怎么都……看着HOMRA众人脸上凝重哀戚的表情,那句“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无色之王呢……他针对HOMRA的计谋有没有得逞?十束思维发散着,却也想起了死前那面容狞狰的白发男孩。然而,寂静的氛围被一个声音所打破——

“绝对!绝对要报仇!”八田咬紧了牙根,满怀恨意的吐出一句话。

八田酱……十束看着流泪哽咽不止的八田,心里一阵难受。

可是……这样不是……十束迅速的理清了思路。若是自己的死亡本就是阴谋的一部分,那么……不行!

草薙哥——十束急忙朝墨镜男子看去,草薙出云却是没有反应,似乎默认了八田的话。

怎么会……草薙哥怎么可能没想到……十束错愕的看着草薙出云,然而望入了一片苦涩无奈和悲痛坚定。

十束瞬间犹如心脏被蒙住,失去了氧气无法呼吸揪痛不已。果然还是……因为我的死亡吗……

十束多多良从没认为自己的死亡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如此激烈的反应。是的,他是HOMRA的一员,是最弱的HOMRA干部。但他并不觉得HOMRA失去了自己会有多大的变动。伤心也许会有,可是他坚信有KING和草薙哥在,大家还是会收拾心情后再次前行。而他也尽力的在缩短他们伤心的时间。

有不甘吗?有的吧。十束扯开嘴角。他的生活重心只有KING和HOMRA,他珍惜着和大家度过的平和的无拘无束的生活。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会面对死亡如此坦然呢。

但是十束早就知道自己注定活不长。顶着最弱干部的名生活在赤组里,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结局。所以当十束听到安娜的预言时一点都不惊讶,只是带了点苦味的叹息。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和KING、和草薙哥、和安娜酱HOMRA的大家一起走下去。但是不行时他也不奢求,并不做过多的勉强,只是用摄影机拍下大家快乐的时光,宝贵的保存起来,抱在怀里,站在时光的尾巴上微笑的看着大家的背影,让大家一回头就能看到自己的笑颜。

这样已经足够了不是吗?十束多多良不贪心,他已经拥有了很多很多足以回味一生的幸福,找到了自己一生的执着。

若是自己最为遗憾的事情,便是对安娜酱生日的失约。他知道自己的死会使这个小女孩此后对生日讳莫如深……不能这样啊,安娜酱是HOMRA珍贵的公主,应该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年的生日才对……十束无奈的锁紧眉间。

至于KING……他们之间有些事情并不需要用言语表明。也许时间会给予答案,但是抱歉,他却等不到了。

十束轻轻地吁出一口气,对于自己透明的身体以及灵魂的形态第一次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去捣鼓。

聪明如他怎会不知道接下来的发展。十束第一次痛恨起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用满怀歉意的眼神看着HOMRA的大家。草薙哥,安娜酱,八田酱,镰本,藤岛,艾利克,千岁,出羽,板本,翔平……还有默默站在远处岩石旁的伏见……

KING。十束无声的做了一个口型,看着突然转身而走的周防,情不自禁的向前飘了一步,却发现之前怎么样都挣不开的桎梏消失了,而自己却随着KING的走远不由自主地向前。

十束回头,不意外地看到化为灰烬的白棺。疑惑的思考,猛然一回头。

果然,在风的吹拂下,散开了红发的左耳上戴着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泛着红光的耳环。

……十束哽住了嗓子,伸手捂住嘴,平生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家臣的血液与王者的血液的交融,泛起的光芒刺伤了身为魂体的自己。

KING——

十束放开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任由周防的走动牵着自己的前进。王者与幽灵的距离保持着沉默行走着。咽下情感的波动,他终是忍不住,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在距离王者的最后一步迟疑的伸出手——

周防像是有所感觉的停止脚步——十束透明的手穿过了他的背——停顿了一下看向天空:

“如果是那家伙在的话,说不定可以阻止我接下来做的事情。”

我一直在您的身边,KING

尾声:

书上说过,有所执念的灵魂会在尘世间徘徊,直到了却心愿方可成佛。

他颤抖着伸出手,握成拳的手缓缓地小心翼翼的抵在周防冰冷的掌心。

肌肤碰上的瞬间,明明不存在的心跳声越来越快。十束屏息盯着,心在穿过时跌下了深渊。

果然……还是不行吗……

十束勉强的扯着嘴角,放弃了般要收回手,却在下一秒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感受到真实的触感袭上,手指并拢,同是透明的大手将自己的拳头收入掌心……

几天来积压在心底的愧疚和思念终是破开了意志的大关汹涌而出。十束多多良感受着脸上的冰冷,向前一步埋在了对方的怀里。

十指并拢,永不分离。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