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留余然

Knights|司|mika|石青|鹤丸|鸣佐|十束多多良|尊多|
目前es和刀剑乱舞双修中~☆

日亚买的knights二专三专来了!!!
开心!!!!
疯狂给我团打call~~~

mika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
宗老师的精神分裂在慢慢好转……也为mika变得温柔了起来呢,虽然他本来就是个温柔的人~
VK真好啊,哪怕有着过去的悲伤,却还是脊梁不屈的站在舞台上,作为偶像而奋斗♡

司糖他超可爱!!!
我爱司糖司糖爱我~笔芯!

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煅了4w+资源,加速符从97到36,口是心非的江雪终于把小祖宗带回来了
期间绝望的一度想A游,现在看到小乌丸又有了继续的勇气,大概是祖宗给的吧。
本丸第一把五花刀——小乌丸
明明是非酉还偏偏想限煅出货,还好终究有了个好结局

药研修行回来啦!!!
欢迎回家(´ε` )♡

这时候的会长还不成熟啊……说话好扎心qwq
而纺还是一厢情愿的觉得英智君是朋友。
已经注定了他们的悲剧……
感觉现在的他俩虽然还是朋友相称,但是还没解开心结啊……希望晶爹给他们一个和解的机会qwq不知道日和的到来会不会?

【leo司】夏日祭典

夏日里的萤火飞舞着,在风中摇曳的郁郁葱葱的树木,屹立在山头的御前门,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这是祭典啊,夏日里独有的节日呢。
啊咧,但是我为什么在这里?
月永leo苦恼地歪头思索着。
让我想想……是宇宙在呼唤着我吗——inspiration啊——
思索无果的他很简单的就抛弃了思考,毕竟对他来说,来到一个没有印象的地方是常事。
孩子气的他走向热闹的祭典。捞金鱼、苹果糖、狐狸面具……月永闪闪发光的眼睛,感觉脑海里的inspiration都要满溢出来了——
刚要不顾一切趴下来写曲子的他却停住了笔,有点困惑自己的行为,又不知道为何……
“leader!不是说过不要随地写曲子吗!为了你我可是随身带着五线谱呢!”
是……谁?
好熟悉的声音,明明应该是让自己开心得笑着的声线,却不知为何内心的苦涩和虚无足以把所有的宇宙都毁于一旦。
月永蜷缩着,蹲在角落里,努力着回想着。
不,我不想忘记啊……那个人……
他的宇宙里应该有他才对。月永理所当然的想着,拼命的想抓住记忆的尾巴,却始终看不清那个人的身影。
好像只能看着那个人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走出他的宇宙,他的王国。
月永抱紧了自己的膝盖,感觉全身正在被冰冷侵袭,恐惧感弥漫上他的脸庞……突然脸上一冷,有东西轻触他的左脸又瞬间离开——是冰棒?
月永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着白色浴袍的小孩,朱色的发丝被风吹着撩过他戴的狐狸面具。他右手的冰棒正对着月永。
啊啊啊,是他。
月永的心像是找到了什么,也不计较刚才的失落了,就像拼图终于找到了最后的最中心的一片一样,安静了下来。
那个孩子站在他面前,把冰棒更往前,无声的看着他。
“是给我的吗?”月永张开口问道,有点惊讶于自己沙哑的声音。
小孩点了点头,伸出左手,轻柔的把他禁锢着膝盖的双手分开,握住他的手,拉着他站了起来。
月永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顺从着他的举动,烦躁不安的内心在看到这个孩子的一瞬间平复了下来。
他就像一只误入人群的狮子,只在一个人面前收起了所有的孤傲。
小孩有点吃力的站稳——是啊,他看上去那么瘦弱,月永想。——一边把冰棒递给他,一边指着热闹的祭典,张开口刚想说什么。
“等等!先别说!让我想想——”月永一扫刚才的困惑,又回到了精力旺盛的状态“你是宇宙人对吗!来到勇者的世界却不知道如何玩耍——”月永皱了鼻头,恍然大悟“所以你给我冰棒,换我陪你逛祭典吗?”
小孩安静得听着,也没有对他的奇怪语言吓到,反而是上下点着头,肯定了他的说法。
“哈哈哈哈哈哈,那我们出发吧宇宙人!”
月永兴奋的拉起他的手,就要往祭典冲去。手是温软的,有点像不食人烟的小少爷。
月永仿佛想到什么停下来脚步,转过身看着小孩。明明戴着狐狸面具看不到表情,月永感受到他的期待和困惑。
“差点忘了还有这个”月永拿过孩子手上已经有点融化的冰棒,像变魔术突然一掰为二。孩子目不眨眼的看着,微微张开嘴,有点惊讶。
月永笑着把另一半的冰棒递给他,自己叼着冰棒咬了一口,笑嘻嘻的说“这才是冰棒的正确吃法☆”
“走吧,我的小宇宙人☆目标!攻破所有的敌人!”月永笑着,笑容璀璨的如同天上的繁星,仿佛知道了一切直望进他的眼睛,突然没有任何预告的拉着他奔向前方。
孩子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以及握紧自己的宽大手掌。感受到了无限的安心。
悄悄的拉起嘴角,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

那天的祭典举行到了很晚很晚,满月的夜空不知疲惫的继续照亮着人间,来来往往的人流却是慢慢的放缓减少了起来。
他们最先来到捞金鱼的池子面前,看着一群群游来游去的鱼儿,选中了其中一只金色的最大的金鱼——月永理直气壮的说“因为它是王啊”——两个人手上都拿着渔网,认真的小心的捞着。在一次次的失败后,月永终于眼疾手快的捞住它,一颠就甩进了小盆子里。小孩张大嘴巴,崇拜的看着得意的双手叉腰的月永。
后来他们又去了零食的摊子面前,小孩手里拎着裝着“王”的金鱼的塑料袋,好奇的看着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零食。
月永好笑着看着小孩目不眨眼的沉浸在零食的海洋里,他指着金平糖和苹果糖示意老板买下,然后转身把苹果糖塞进了小宇宙人的嘴里。
“这可是最好吃的祭典snack了☆”月永嘿嘿的笑着,把买来的零食都一股脑塞进了小孩的怀里。牵着他走向下一个摊子。
是模拟弓箭啊。弓箭前面不远的距离有一个靶子,立着的木板写着射中红心就能获得一个惊喜。木板旁边的桌子上表明了惊喜是什么——一个精致的花盆,紫色的矢车菊自信张扬得绽放着,幽然释放着花香。
月永知道这种游戏一般弓箭都是动过手脚的,射中的几率很小。但是……衣角被轻微的拉动,他转身看着小宇宙人,明白了他的期待。
月永假装苦恼的摇了摇头,似乎很犹豫,小孩见此忙放开了他的衣角,摇头表示不要了。
然而下一秒月永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一改刚才苦恼的样子,大声笑着说“逗你呢哇哈哈哈哈~☆”
小孩生气的鼓着嘴,不开心的甩开手,像是对大人的恶趣味抗议。
月永哈哈的笑了几声,投了币,来到弓箭面前,一点都不像样的姿势和漫不经心的态度,射出了这一箭。
犀利的箭劈开了空气,直直得往着目标,在店主不可思议的表情里稳稳的射中了红心。
而月永连看都没看,射完后便拿起桌子上的矢车菊,向店主灿烂一笑,理所应当拉起小孩的手,走向了下一站。
月永和他的小宇宙人玩了很多很多的游戏,消灭了很多很多的“敌人”,同时也获得了很多的“战利品”。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祭典之外的地方,风哗啦啦的吹过他们的耳边,萤火虫上下飞舞着,像他们的路标一样带领着前行。

突然远离了喧嚣的祭典,安静的只剩下他们刮过草木丛林的声音,知了不知疲惫的叫声,风声,还有他们俩的呼吸声。
月永一直牵着他的小宇宙人,没有放开过手,也没有回过头,直直得往前走。
他没有问过小孩的姓名,一直是“小宇宙人小宇宙人”得叫着;没有好奇他面具下的面庞,在他掀开一角吃零食的时候也只是笑嘻嘻的看着;没有疑问他几次张口却无声,没有探究过他为什么想要矢车菊,只是很理所当然的顺着他的一切。
这对于月永leo这个人来说,是特别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像是早在小孩拉起他的时候,就已经确认了什么。
而现在紧握着小孩的手,宛如一个国王直直得拉着骑士往前走,走向一个未知的远方。
小孩愣愣的看着他们相连的手,看着月永孤注一掷的背影,面具后面的眼睛涩涩的,压抑着即将崩溃的情绪。
他是知道的。
知道我是谁……也知道这里是哪里。
啊啊啊太逊色了,真的是一点都不gentleman啊。
再往前走,可就是分界线了。
这……可不行。
小孩停下了脚步,拉着行走在前面的月永,不再往前。
月永沉默的停下,却没有回过头。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直到月永听到了那个久违的声音——
“leader,你该回去了”
他的小宇宙人,终于张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却是驱逐的言语。
脑海里的一根弦猛的断了。
月永猛然转过身,手一拉把孩子往自己胸前推,另一只手揽过他的背,“砰”的一声,两个人一上一下的摔倒在草坪上。
月永抓住胸前挣扎的小孩不放,伸手把狐狸面具摘下。
满心的怒火刚想宣泄而出,却对上了一双的紫色眼睛,晶莹剔透的闪烁着光芒,天上的繁星都落入这一双眸子里,月永仿佛看到了整个宇宙,而这个宇宙正在无声无息的哭泣着。
啊,就是他呀。月永的心从来没有这么激动的跳动着,就像是最伟大的作曲家遇到了他的缪斯,最孤独的国王遇到了不惧他的骑士。你怎么可以差点忘记他呢。
他在小孩惊讶的眼睛里倾下身,虔诚的吻在他的额头上。
“我只知道我是来带你回家的,司”

“嘀——嘀嘀——嘀嘀嘀————”
“病人突然有了好转!”
“快,心脏脉搏复苏——”
抢救室里的医生护士们有条不紊得进行着他们的工作,终于在病人稳定的心电图下完成了最后一步。
“真是奇迹呢”他们说:“明明刚才都已经断过一次呼吸了”

好像在一片茫茫的白色里行走了很久很久,终于看到了一点光芒。朱樱司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刺目的阳光也好,医院白色的一切也好,他第一眼看到的,却是病床旁边的趴着的一片温暖的橙色。
le……leader?
像是被他的动作惊醒,月永leo抬起头,揉了揉眼睛,一点都不意外他的醒来。
“嗨”他的国王灿烂的笑着,与旁边桌子上的紫色的矢车菊交相辉映。
“一起去祭典吗?司”

fin.

写在最后的话:
突然间今晚一直有个leo司的场面在脑海里,想了想,写吧——于是便码字码到了现在。
文笔有限,对leo司的理解又难免ooc,可是能写下心目中的他们真是太好了呢。
不知道小伙伴们看懂了没有,其实就是司糖事故濒危,leo拉了他一把回来的故事w为什么司糖是小孩子的形态呢?因为他的灵魂正在慢慢变回最初始的样子,等到变成萤火进入轮回。〈难道不是因为你想看幼司?〉
本来一心想着是悲剧的〈司糖其实早就死了是leo误入了彼岸最后司目送他离开什么的〉,但是写着写着又不忍心了反而顺其自然的来了个圆满的结局,其实也不错?哈哈我果然是亲妈啊~
小伙伴能不嫌弃看下来最好啦~希望有leo司的小伙伴们能留个言呢~☆我会很开心的w

本来看着小剪影我还在想啊又是司糖……结果!!!!leo啊啊啊啊啊啊啊
单抽出奇迹啊〈喜极而泣.jpg〉
啊这期卡池的执念都圆满了……感觉自己可以升天休息一段时间了……

青江江是天使啊,请不要伤害他qwq

Angerboda:

请对他温柔一些……

如果喜欢他,为什么会下得了手呢?

如果并没有那么喜欢他,那下手的时候,也请多少顾虑一下我们这些心疼他的人吧……

楼蓝:

抱歉占个tag
今天看到了如图内容
万分失礼:可否请您原地爆炸